疫情防控期供应链金融调查:银企搭建“解痛”新方案
2020-07-21 16:47:41

  经济运行中,产业链环环相扣,一个环节阻滞,上下游的一连串企业都会受到影响,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调研了浙江的多家实体企业了解到,核心企业对供应链融资的态度在疫情后明显变得更为积极。

  疫情期间,下游停工,不少企业货款收不回来。现金流再充沛的企业也经不起款项和货物的滞压。企业“痛”在何处?从单个企业来说,数据显示银行融资只占企业财务成本的20%,而应收账款、存货和固定资产等的财务成本占比超过40%。从全国来看,目前企业每年的应收账款规模约26万亿左右,然而金融机构和保理公司的应收账款融资总额约为2200亿,不到1%。

  但在传统供应链金融中,核心企业由于担心自身风控能力不足,大多不愿提供担保或配合进行应付账款确权。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调查显示,65.5%的金融机构认为核心企业不确权是阻碍供应链金融发展的重要挑战之一。

  一家浙江制造企业的全球化应急方案

  浙江晶科能源有限公司为美国上市公司晶科能源的子公司, 2019年浙江晶科能源有限公司销售额143亿元,净利润4.44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前从浙江晶科了解到,浙江晶科的主要生产基地在海宁,在2016年开始布局海外生产基地,目前在马来西亚槟城和美国佛罗里达州均设有生产基地。

  目前国外疫情还在蔓延,但浙江晶科国内工厂已实现100%复工复产,美国、马来西亚、南非等国家工厂也已处于生产状态,受疫情影响不大。

  浙江晶科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浙江晶科采取集中采购的模式,以国内采购为主,国际化采购为辅,且确保每种物料拥有合格供应商3-4家,稳定而多元化的供应体系,确保公司在海外疫情蔓延时,拥有稳定的供应体系,目前供应端受疫情影响不大。

  数据显示,2019年母公司晶科控股国内市场出货量占比为17.50%,国外市场占比82.50%(其中南美市场占比25.46%,欧洲市场占比17.48%,亚太地区占比24.54%)。

  “由于海外的疫情扩散,销售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订单都是在疫情前签订,影响主要体现在海运的速度和到货的速度,国内交货端受影响程度不大。”浙江晶科融资经理王敏瑜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浙江晶科一融资服务银行——浙商银行了解到,在疫情期间,银行通过款链入池质押为浙江晶科办理了1.5亿元内保直贷业务。 截至目前,浙江晶科在浙商银行已开通应收款链平台和资产池(涌金司库),资产池池融资额度2.6亿元,已用池融资额度2.5亿元,并通过银租联动方式投放1100多万元。

  类似的融资方案也被其它企业采用。

  诸暨华海氨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海氨纶”)是一家专业生产氨纶的化纤企业,在国内氨纶行业中产能排名第二。华海氨纶下游经销商2000多家,以小微企业为主,分布在全国各地,由于缺乏抵押物等有效担保措施,很难获得银行融资。

  在下游经销商的融资困境下,银行为华海氨纶商圈搭建了“分销通”平台,给予其一定的平台管控额度,并依托大数据风控平台和产业链上下游交易信息,对经销商们进行征信“画像”和线上自动审批,“小额分散”地批量给予授信支持。经销商们所获融资,以全流程封闭运行的方式定向用于采购华海氨纶的产品。华海氨纶收到货款,则可以在应收款链平台上签发区块链应收款偿付给上游供应商,达成产业链协同。

  根据浙商银行初步估算,该模式可盘活华海氨纶20%的应收账款,至少可压降企业5000万元银行借款,按年贷款利率5%计算,一年可节约财务成本250多万元。

  如何赢得强势核心企业的“心”?

  浙江亚厦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厦股份”)为深圳中小板上市公司,年营业收入在 100 亿以上,是国内建筑装饰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

  由于在年初参建了雷神山医院等多个公共卫生项目,亚厦股份率先复工,不仅资金需求旺盛,特殊时期上下游间的协同复工复产也需要更有针对性的金融服务来串联、粘合。

  亚厦股份财务总监孙华丰日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存在的难点有四个方面。

  一是企业在日常货款支付中大量使用银行承兑汇票,但保证金比例逐步提高,导致企业财务成本增加;二是目前建筑行业拖欠款现象较为普遍,上游企业往往会加上“延期支付成本”,采购部门希望可以降低采购成本;三是亚厦有意扶持上游供应商,解决其融资难和贵的问题;四是企业存在大量应收、应付账款,财务人员在催收和被催收之间不堪其扰。

  “以前我的办公室挤满了催款的人,上游只给我结百分之八十,我也只给下游结算百分之八十。然后需要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结算,管理压力就很大,当时我们财务部门都有两百多人。”孙华丰表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作为产业链上的核心企业,亚厦股份带动其上下游的一大批中小建材供应商、建筑施工单位的复工复产。

  通过浙商银行应收款链平台,亚厦股份向其上游的上百家上游企业签发区块链应收款,在抗击疫情和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帮助他们摆脱资金后顾之忧。自平台开通以来,以亚厦股份为核心客户的供应链成员企业成员单位已超320户,累计业务金额达7.11亿元;仅今年以来,亚厦股份的150家上游供应商通过应收款获得融资920笔,总计金额2.47亿元。

  通过应收款链平台,亚厦股份向上游供应商采购时,通过在线签发区块链应收款偿付货款。后者收到区块链应收款,即可向浙商银行转让变现、快速融资。

  对亚厦股份而言,利用应收款链平台签发区块链应收款替换传统的流动资金贷款,压降了传统信贷的财务成本,全线上操作也减轻公司财务人员的工作负荷;对上游企业而言,原先核心企业有较长账期,很难融资,即便拿到贷款成本也较高,收到亚厦股份开具的应收款后,不仅当天就能融到资,还能降低约15%的综合融资成本。